0204201101.jpg

 

 

 

 

除夕當天,送安安去幼稚園後,我和安爸就在她學校附近的Denny's(美式早午餐店)來段早餐的約會。

 

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『花錢買自由吧!』(大誤)

 

沒有小孩在身邊,我們可以很優雅的喝咖啡聊夢想和計畫,不用擔心小人會不會打翻桌上的水或不小心弄翻正在喝的果汁,

 

還可以拍幾張做作的個人照,然後互相嘲笑對方變老了。吃飽喝足後,再回去等著接小孩下課。

 

  

 

 

0204201107.jpg

 

 

 

安安在試讀的隔週,就得了重感冒,發高燒、流鼻水兼咳嗽,只能說學校真的是病毒的集中營啊!

也只能安慰的想:「這樣小孩以後扺抗力會變比較好?!」

這週終於燒也退了,可以去學校上課囉!

平時我喜歡問她:『安喜不喜歡上學?』

她回說:『不要,安現在還小,等安長大再上學。』

有時還會補充解釋:『安上學都聽不懂,只會點頭而已!』

聽起來還真的有點心酸呢!

不會英文只能當『聾啞人士』,這種感覺連小孩子都不好受呢!

尤其安安平常在家就超多話的,一定更不習慣。

我更加肯定提前讓她上學對她而言是件好事不是壞事。

 

  

除了語言,對陌生環境所產生的焦慮感也會讓兩歲半的小童有上學的壓力。

每次車子開到學校門口,安就不想下車,但不會哭鬧。

安爸幫她解安全帶時,她會說:「媽咪去學校,安跟拔拔在車上等就好了!」,根本就是逃避上學。

不過人還是乖乖的下車了。

 

第一天,我們要離開時還是大哭,一直走到校門口都還聽到她的哭聲。

 

第二天,知道爸媽要回去,又開始抱著我和安爸的腿不要我們走,

老師過來抱她,邊離開時我還邊回頭看她,只見她唉了兩聲就沒哭了,果然一天比天進步與適應。

 

 

 

0204201102.JPG 

 

 

安上學後,現在拍照超會擺pose的,不像以前只會呆呆的看著鏡頭。

 

 

 

0204201103.jpg 

 

 

 

 

安安現在晚上睡覺仍是包著尿布,不過大部份早上醒來都還是乾的。

除了發燒那禮拜,不知是不是膀光特別無力,就算有包尿布還是尿到床都濕了。

而且還兩張床輪流尿,搞得我整天在洗床單,洗到抓狂。

病好點後,可能膀光又恢復功能了,有時半夜四五點會突然醒來大喊:「拔拔!尿尿!」

真是擾人清夢啊!

 

安爸當然是睡死了,聽不到他女兒在叫。

我只好用腳揣睡在隔壁的安爸:「你女兒要尿尿啦!趕快帶她去!」

 

 

 

 

0204201104.jpg 

 

 

 

 

安睡前習慣喝一瓶奶,我總是忘了要她睡前先去尿一次。

她沒有尿意卻若要她去馬桶,對安來說她是極其不願意的事。

但我發現有尿有差,比較不會半夜起來尿了。

所以我還是使用手段硬要她養成睡前尿尿的好習慣。

因此現在睡前儀式除了喝奶刷牙,又多了一件尿尿

 

 

 

 0204201105.jpg

 

 

 

安娘我現在刷她的牙齒可是比顧自己的還勤呢!

除了照三餐刷之外,晚上睡前那次還得用牙線幫她剔牙。餐與餐之間吃完點心也要刷。

 

安的牙齒比較密,醫生建議一定要牙線幫她清潔牙齒。

唉!本以為安的牙齒排列還算整齊沒有大大的牙縫,沒想到,這樣反而不好清呢!

 

 

 

 

0204201106.jpg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sandywong99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