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天前在BART上看到一個人,這個人很胖,他的膝蓋竟然比我的腰還要粗,真是破紀錄,美國雖然很多超胖子,不過他是我這輩子看過最胖的了,呵呵,妳可以想像有一張沙發大小的人躺在那邊,真是好怪的形容呀。

沒啥主題想要寫,只有堆亂七八糟的東西,所以大家就隨便看看吧。

在美國紅燈是可以右轉的,不過要先停一下下,如果沒有停一下下的話要罰款多少呢?答案是375USD,我的同事Pal在一個月裡面在同一個路口接到兩張這樣的罰單,真是痛不欲生,後來他有到法院去申訴,理由是第二次被拍到的時候,他還沒有收到第一張罰單,所以他沒有機會學習,不過法官並沒有接受他的理由,最後裁定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。

上個月他停紅綠燈的時候被推撞,保險桿破裂,不過並不嚴重,就穿了一個洞而已,但對方保險公司竟賠他2000USD,難怪美國破車一堆,要是我拿了2000USD,我也可以接受開著破了個洞的車在街上跑。

昨晚做了個夢,夢到醫院寄來一封信,告知她們驗錯了安安的性別,他其實是個男的,不過後來想想,安安沒有"那個",怎麼會是男的呢,就醒過來了。在夢中的我還是依然冷靜阿,不過安安有時候看起來真的還蠻像男的,小時候我常被認為是女的,他怎麼也有跟我一樣的問題咧。

說說公司的事好了,Derek從小在美國長大,他的英文應該夠好了吧,最近有機會接到Bill寫來的信,他是我們公司裡的一位同事,白人,他寫出來的東西就不是我可以想像的,我不知如何形容,Derek寫出來的句子與用詞是我在寫信的時候也會用到,但Bill所用的字眼與句子就不是我能夠想像的,印象最深的是"pitfall",意指預期會發生的困難,我從沒見過有人用這樣的字眼,要我來寫的話我會用,"the possible difficulties"真是俗到可以,他用的字眼就很精簡、精準,只要一個字就可以把他想要說的給表達出來。話說我的offer letter就是他寫的,當時我並不認識他,看了信之後我還show給老婆看,說這傢伙一定不是美國人,寫出來的信錯誤真多,我都可以找出一兩個哩,說完就哈哈大笑,想不到他就是真正的美國人,是我程度太差了。

最近接手去修一台機台,這台機台是台二手機,沒有任何的資料,使用手冊,裡面零件缺東缺西的,最糟的是,機台的主機不見了,也找不到軟體,那公司遠在瑞士,但也倒閉了,若要我形容的話,大概就是要救回一個沒腦的人。歷代搞這機器的人都跑了,也沒留下什麼有用的資料,同事笑說你大概會是下一個,不過搞這台機器真的可以學到些東西,最近看了些PLC的資料,覺得充實許多。工業配線也是我一直想學的東西,可惜的是這裡並沒有可以帶我入門的人,要摸索的東西好多,加油加油。

電台剛剛放了一首熟悉的歌,這首歌是我放在結婚mv裡面的一首歌,又讓我想起些事......

sandywong99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